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媒体:中美配合从新开端 但竞争抗衡还会持续
发布日期:2021-05-07 21:0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媒体:中国会成气象峰会踊跃参加方 德法已不太愿接收美国引导

直新闻:在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拜访上海后,中美两国就此发表了一份结合声明,表示在应答气候危机问题上,两国“致力于互相合作”。对此,你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们知道,跟人与人之间打交道一样,两个国家之间的来往往往更要看大气候与大气氛。然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中美关系的大环境确实是不太好,除了在经济与科技领域内继续唇枪舌剑之外,在人权和意识形态以及由此而引发的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上更是一触即发。在这种情形下,外界一度对克里这次访华的结果觉得达观。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两国不仅表白了在全球气候问题上彼此合作的志愿,而且发表了一份正式的申明,并在声明中强调了“两国均等待4月22至23日美国主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这也就意味着,在这次由美方主导召开的全球气候峰会上,中方不仅不会缺席,而且必定会成为一个积极的介入方。

而在我个人看来,这当面发出的政治信号就是,中国已经将全球气候问题跟中美关系问题,尤其是跟中美之间面临的价值观点和意识形态问题做了一个恰当的切割。也就是,没有让中美关系并不太好的大氛围,没有让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尤其是没有让中美关系的负面情绪,影响到中美双方在全球气候层面的合作。我认为,这不仅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更是一种感性成熟与自负的表示。因为从实质上来说,气候问题并不仅仅是中美两个国家之间的事件,而是一个全球性的事务。作为全球碳排放量最大以及有着14亿人口的全球性大国,无论美国持什么样的态度和立场,中国都应当为全球气候问题承当起本人的一份责任。这也有助于树立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以及在全世界提倡人类运气独特体意识。

值得留神的是,克里在访华前也一再强调,美国不会拿全球气候问题以及所谓的人权问题跟中国做交易,这也反应出,当前的拜登政府在行事风格上跟过去的特朗普政府有着相称大的差别,因为在出生于商人的前总统特朗普看来,这个世界就是一门生意,什么货色都是可以拿来交流和交易的。这是中方在跟拜登政府打交道的时候,必需要有的苏醒意识。同时我们知道,未几前拜登政府颁布的《常设策略方针》,曾经扬言要以所谓的“竞争、协作、对抗”新三板斧来凑合中国。而中美在气候领域内的持续通力进行,也就象征着,中美在人权与意识状态领域内继续反抗、在经济与科技范畴继承竞争,并没有影响到双方之间的合作。也就是说,将来的中美关联将会是竞争、配合与抗衡三轨并行,不会有太大的穿插。

当然,我个人仍是相信,这并非就意味着中美之间在气候方面的合作没有意思,中美之间的合作不仅可以造福于中美两国以及世界人民,而且这样的合作多了,最终一定会对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对抗发生良性的增进合作,使得中美之间的竞争不至于全面走向恶性,对抗不至于走向全面的失控。

直新闻:在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前国务卿克里访问上海之际,美方再次呼吁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碳中和方面“必须提高他们的雄心”。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感到,从美方再次呐喊包含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度在碳中和方面“必需进步他们的雄心”中,我们偏偏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雄心。这个雄心就是,要利用这次召开全球气候峰会的机遇,从新建立并进一步强化美国在全世界的领导作用和地位。而美国的这个领导作用和位置,曾经因为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政策尤其是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而受到了重创。

不过,拜登政府终极是否如愿以偿,却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我们晓得,就在美国行将召开寰球气候峰会之前,中国、法国、德国三国领导人先应用视频的方法,就全球气候变更跟环境维护开了一个小会或者说是开了一个会前会,而且这个会议是由法国总统马克龙招集的。据外媒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对中国政府去年提出的遏制气候变化的目的和许诺,表现欢送和赞美。这背地发出的信号就是,因为美方曾经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出尔反尔,尤其是特朗普政府还曾经一度不负义务“逃课”,因而在全球天气问题上,法国与德国更乐意信任中国所作出的承诺。咱们甚至能够说,从某种水平上来讲,法国与德国已经不太信任或者是不太乐意接受美国的领导了。

而另一方面,面对美方做出的请求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碳中和方面“必须提高他们的雄心”的呼吁,外交部副部长乐成全则表示,中国不太可能会在这次气候峰会上作出新的承诺。

这些都意味着,无论是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还是重塑当前世界秩序上,美国都已经面临着“人心散了步队不好带了”的窘境与为难。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就必须要压一压自己世界老大的性格,碰到事情多跟中国、法国、德国等国家磋商着办了。

直消息:美国财政部在新宣布的外汇政策半年讲演中,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把持国。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有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是拜登政府在向中方抒发善意,以换取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上做出更多的承诺与让步。

我个人不太认同这种见解。我以为,拜登政府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方面是因为确切找不到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充分理据。从前一段时光以来,尤其是中美暴发商业战以来,中国不仅不利用人民币汇率贬值来刺激出口,扩展对美贸易顺差,相反,还始终在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工具,竭力保持国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础稳定。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防止进一步刺激美方的情感,而且更为要害性的是,这也是中海内部本身金融、地产与经济稳固发展的须要。这些年来,一些国际金融大鳄一直虎视眈眈,打算做空人民币来攫取暴利,要不是中方出手强行保护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人民币兑美元早就不是当初这个价钱了。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因为拜登政府不敢这样做。因为一旦将中国列为人民币汇率操纵国,不仅美国会启动对中国的金融制裁,而且,中美贸易战会立马扩大为中美全面的金融战。这对中美经济乃至世界经济来讲,都将会是一个宏大的危险。

恰是由于这个起因,2019年8月,特朗普政府忽然发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那只不外是为了向中国施压,强迫中国在中美经贸会谈中做出更多的妥协,随后意识到了问题重大性的特朗普政府,破马就收回了这一决议。

起源:深圳卫视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